穆雷与科贝尔的世界头把交椅还能坐多久

对于科贝尔来说,她最大的威胁依然是小威。不过,再怎么说她也是赢得了2016年美网的球员,即使她成为焦点的时间还不算很久,她也绝对拥有世界第一的实力。

已经拿到温网和美网冠军的穆雷,澳网应该是他现在最想拿到的大满贯冠军。此前,他在这里五次闯进决赛,结果一无所获,其中四次要拜小德所赐,今年首次作为头号种子出战,穆雷自然对冠军奖杯志在必得。小德的意外出局,让人们的关注目光都集中在了穆雷身上,似乎这将是世界第一弥补过去五次获得亚军留下遗憾的最好时机,但结果却让人跌碎眼镜。

进入2018赛季,德约科维奇在前半年的表现也算不上出色。在温网之前,他一共参加了9站比赛,没能拿到一个冠军。这是他自2006年以来最糟糕的半年,因为往年的这个时候,他都已经有冠军入账了。

图片 1

第三盘,两人都拿下自己的两个发球局,战至2-2。此后,穆雷好像突然失去了专注度,德国人连续破发,以6-2再下一城,取得2比1领先优势。

2017年,塞尔维亚人的冠军个数只有两个,而且这两个冠军都来自250积分的比赛。在温网1/4决赛宣布退赛后,德约科维奇因肘伤退出了赛季剩余的所有比赛。

穆雷面对的情况则艰难得多。德约时刻准备夺回第一的头衔;复出的费纳二人不可小觑;迪米特洛夫在布里斯班连斩三位Top10,状态火热;其余一众好手也都虎视眈眈。穆雷的这条路注定不会好走。

次盘,穆雷又在率先破发,以3-0领先后,又被对手追平。双方比分交替上升至5-5。第12局,穆雷在对手必保的发球局中,建立起40-0的优势,以7-5扳平了大比分。

“如果没有经历惨痛的2017赛季,我也不会拿到这个冠军,我从中学到了很多。”科贝尔说,“我更加了解自己和身边的一切,也更加懂得如何处理那些不尽如人意的事情,学会了制定每日的计划。”如今,科贝尔的世界排名已经来到了第四位,排在她之前的是去年美网冠军史蒂芬斯,再往前是今年的澳网冠军沃兹尼亚奇,第一是法网冠军哈勒普。尽管小威通过杀入温网决赛,世界排名跳升153位来到了第28,但2018年年终世界第一的争夺,显然更可能在这四个大满贯得主中间产生,科贝尔无疑是一个大热门。

为了守住自己的位置,穆雷与科贝尔面对着不同的局面。

继男单世界第一穆雷出局后,女单世界第一、卫冕冠军科贝尔也在同一天告负,以2-6/3-6不敌美国女将范德维格,无缘女单八强。

进入2018赛季,科贝尔在参赛的第一个赛事悉尼站便夺得冠军,宣告自己的状态有所起色。尽管随后的澳网和法网,她最终都输给了时任世界第一哈勒普,但澳网杀入四强,法网杀入八强,都足以令人刮目相看。最终,她在温布尔登击败小威,收获了个人的第三个大满贯冠军。

男子方面,穆雷仅有780分的优势。不过好消息是,他的对手德约在澳网的保分压力更大。

首盘,穆雷率先打破僵局,但在3-1和5-3领先后,他两次都被兹维列夫反破。第11局,德国“黑马”再次破掉英国人的发球局,以7-5出人意料先下一盘。

5月的罗马站之前,包括澳网在内的6项比赛,德约科维奇最好的成绩是16强,还有三站比赛“一轮游”。战胜他的对手多是一些排名20开外的,甚至还有排在70名以后选手,其中,排名最低的是当时排在第140位的斯洛伐克选手克里赞。

其实在此前的两个赛季,小威都是在没有参加任何热身赛的情况下空降澳网,这也并不妨碍她在大满贯赛场的发挥。

上一次大满贯男、女单头号种子在同一天出局是在2003年美网,当时克里斯特尔斯在决赛不敌同胞海宁,阿加西则在半决赛输给了3号种子费雷罗。在公开年代大满贯比赛中,仅出现过三次男、女单打世界第一都无缘八强的情况。而在澳网是第一次出现男、女单头号种子和男、女单打卫冕冠军都无缘八强的局面。

俄罗斯世界杯的冠军悬念吸引走了全球的目光,2018年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稍显有些冷清。最终,女单冠军被德国名将科贝尔夺得,男单冠军归属塞尔维亚名将德约科维奇。有趣的是,两人的上一次职业巅峰都发生于2016年,而在这次登顶前,他们又都经历了一段漫长的职业生涯低谷。

2015年,小德与小威都各自赢得了三个大满贯冠军,而穆雷与科贝尔的改变也正是在这个时间段里发生了。正如ESPN的Johnette
Howard所言:在这个过程中,穆雷与科贝尔给我们上了一课,教我们在与传奇人物共存时,怎样创造出自己的成绩,而不仅仅是在别人的光芒下苟延残喘。

澳网可以说是小德的福地,2008年生涯首个大满贯冠军就是在澳网获得,最近六届赛事,塞尔维亚球王更是五次夺得男单冠军。如今第二轮就被淘汰出局,小德也创造11年来个人在澳网的最差战绩。

德约科维奇终于“苏醒”

另一边,科贝尔在澳网前的热身赛也没有让人惊喜的表现,她自己是这样对记者说的:我觉得大满贯的意义与其他所有比赛都不同。不论在热身赛中表现的如何,到了大满贯,一切还是不一样。

上赛季,小德法网夺冠后状态陷入低迷,输掉温网和美网后,失去了世界第一头衔。此后,在年终总决赛,他不敌穆雷,没能夺回年终第一。进入2017年后,小德开局不错,多哈赛上一路晋级决赛,最后击败穆雷夺冠。如今,小德第二轮出局后,他本届澳网积分收入仅有45分,他与穆雷之间积分差距将进一步拉大,估计短时间内,小德很难再对穆雷世界第一构成威胁。

对于德约科维奇而言,之前还面临着自2006年以来首次世界排名跌出前20的窘境,如今,他却已经凭借温网冠军重返前10,并且由于去年温网后养伤半年,接下来到年底前,都将是他的抢分机遇期。在温网打破“费纳”连续6个大满贯的垄断后,小德又要回来了。

然而,WTA的格局则显得有些乏味。莎拉波娃还处在禁赛期;两届澳网冠军得主、前世界排名第一阿扎伦卡刚刚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宝宝;伊万诺维奇已经宣布退役;科维托娃因为遭遇袭击正在养伤;而Top10中最年轻的凯斯也因伤无缘澳网。

科贝尔是WTA史上第22位女单世界第一,她也是首次成为女单世界第一最年长的球员。在成为世界第一后,科贝尔在参加的七项比赛中,都颗粒无收,仅在去年年终总决赛打进了决赛。#

2016年,那是德约科维奇的巅峰之年。他举起火枪手杯,成就了职业生涯的“全满贯”。但物极必反、盛极而衰的规律也随后在他身上应验。那一年,德约科维奇夺得了7个冠军头衔,但在法网之后,他只收获了多伦多站一个冠军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:,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